购物车 注册 | 登录 手机版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

首次登录立得850元红包,推广领红包!
上传作品
首页  >  宝甄学术  >  【宝甄讲座】陈履生首谈艺术品收藏:艺术品投资的知与行

最新推荐

蝶梦1

¥1800 15.0*21.0cm
Jochen Kublik

德国蒙斯特艺术学院

作品:50

蝶梦2

¥1400 15.0*21.0cm
Jochen Kublik

德国蒙斯特艺术学院

作品:50

【宝甄讲座】陈履生首谈艺术品收藏:艺术品投资的知与行

发表于:2014-12-15 浏览次数:1905

主题:艺术品投资的知与行  

时间:2014年12月8日下午1:30

地点: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大楼红椅子报告厅

主办单位:北京宝甄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主讲人简介:

  陈履生,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兼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汉画学会常务副会长,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等职。出版著作(包括编著)50余种,其中有《新中国美术图史1949-1966》、《以“艺术”的名义》、《革命的时代:延安以来的主题创作研究》等;发表各种论文数百篇。先后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出版有个人画集5种、文集2种。建有私人博物馆;油灯博物馆。

 

 

 现在艺术品投资比较热,大家也非常关心投资的问题、收藏的问题。这是个非常具体的问题,但又是非常抽象的问题,我想任何人也拿不出一个完整而有效的方案出来教各位如何去收藏,可是有一些基本的规律。所以,我今天所讲只是一些基本的规律。

 

  什么是收藏,实际上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但是,如果上升到理论问题去谈收藏,可以总结出这么几句话:艺术品收藏是一种个人修养;是完善和丰富人生的终生努力;是持之久远的爱好和信念的坚守;是与岁月相伴的精神和财富的累积;是能够传家和继承的世代接续。我想大这可作为收藏的一个简单的定义。

 

  在艺术品收藏和艺术品市场非常红火的今天,我们来谈收藏的问题可能更多的是和金钱联系在一起,所以,这也是我多年来不愿谈这个话题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我不太主张我们全社会去把一个财富的收藏变成一个全民的运动,使得把原本具有丰富文化内涵和文化意义的收藏的概念缩小为一个财富的问题。经常有人问我如何收藏,前几天还有个朋友因为要买一张画,让我跟他谈一些收藏的问题,他说你得跟我讲讲,可我实在是一句话两句话讲不清楚这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让我来谈收藏,是比较为难的。不得不讲的时候,想了好久只能从两个方面讲起:一个是知,一个是行。如果你能了解艺术品收藏的知与行;,可能对你以后的收藏有好处。大家都知道,艺术品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艺术品多种多样的,有古今中外各不相同的时间段,有不同的材质,有不同的类型,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艺术的表现,有古今中外各种不同的形式和语言,有艺术家之间基于个人情感和表现的各种专业方面的差异,有可以把玩和品鉴的审美内容。所以,在这个包罗万象、异常丰富的艺术品的范畴之中,我们要来谈它的收藏问题就比较明确,这就是明确自己收藏的是什么。在这个明确当中又有很多难以捉摸的一些问题、举棋不定的一些判断,下面我首先谈知。

 

  知,是知识的知,是认知的知。在艺术品收藏的过程中,艺术和艺术品的认知是至关重要的。这里面既有一般的知识,又有很精深的认识,它反映学习的成果,又表现为累积的过程。知,是一个无底洞,因为它没有尽头,知也是没有尽头的海洋,因为它不见尽头。知是伴随终生的学习,知也是实践过程的验证。在收藏的过程中,我们要了解很多的知识,这个知识能否运用到现实中来,验证就显得非常的重要。很多的知识是在验证的过程来给它一个基本的判断。下面我从六个方面来谈知的问题。

 

  第一,认知其艺术的特质和审美的特点。在艺术品的范围内,要认清这个品类或若干个品类的艺术特质是什么,它的审美特点是什么。比方说,有喜欢书法的,有喜欢绘画的;也有喜欢油画的,也有喜欢水墨的,有喜欢雕塑的,有喜欢剪纸的。在各种不同的类型当中,你首先要了解这个品类的艺术的特质和审美的特点。每一个品类,它的特质不同,审美的特点也是完全两样,因此,当我们在做一个基本判断的时候,需要有一个知识的基础。这个基础是需要我们去认识和学习,这个认识是需要我们认知的基本的一个点。

 

  第二,认知其艺术的历史和传承的关系。不管是哪个品类,它不可能是凭空创造出来的,它有历史的传承,有发展的渊源关系。艺术的传承在艺术的发展过程中非常重要,考察历史和传承是知识的基础。比如某一位艺术家是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而中央美术学院是徐悲鸿先生所创立的,它有很多的名师,有很多的名家,那么,这些名师名家和它的历史之间的关系,也是我们在认知过程当中需要不断了解的一个内容。因为这样一种历史和传承的关系,会反映到艺术家的具体创作之中,也会表现在成就的特点之内。

 

  第三,认知其材质的特点和工艺的成就。这一点很重要,比如说象牙雕刻和木雕、砖雕,彼此之间不一样;油画、水彩和水墨,材质也不同。材质的特点与工艺方面的成就,是我们了解这一门艺术所必须的,因为它反映了它的艺术语言和艺术制作或者创作的方法。每一种材质的艺术作品有着不同的艺术特点,所以,我们要知道它的材质的特点和工艺方面的成就。而对于同一艺术家来说,比如马蒂斯,油画和剪纸首先表现在材质上的不同,那么,语言和形式也就完全两样,从收藏的角度来看,其价值就会相差很多。

 

  第四,认知其文化关系和地域特色。这个文化关系是指与艺术门类相关联的彼此之间的一些核心内容。比方说中国的水墨,中国水墨的文化关系反映了中国文化最核心的内容和中国的哲学、中国美学,它和中国每一个时段文化上的一些主要成就相关联,和中国的书法和诗歌等很多的内容有一些内在的联系。另外,每一门类的艺术都有一些地域的特色,这个地域的特色是属于岭南画派,还是海上画派,是长安画派,还是京派等等,需要有基本的认知。这个地域的特色,往往能够表现出某一门类的艺术或者这一时间段内的艺术中的一些审美上的特点。

 

  第五,认知其表现的语言和形式的风格。每一种艺术的表现语言不一样,不同的艺术家对于同一种艺术所表现出的艺术语言也不一样。因此,它的形式风格也就完全不同。中国画中有工笔和写意之分,油画有具象和抽象之别。至于绘画中是现实主义的还是浪漫主义的,还是表现主义的,这些语言和形式风格大相径庭,就会影响到它的一些外在的表现。对于一位艺术家来说,其艺术语言和形式风格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不同的历史时期会呈现出不同的语言和形式风格。

 

  第六,认知其历史地位和现实的表现。因为每一种艺术样式或每一种艺术类型在一个特定的文化区域内,都有着不同的历史地位,也有着现实的表现。比如中国的水墨画在千年的文化传承中占着主流发展的地位。油画从西洋而来,它只有100多年的发展历史,很多公众对它接受的程度可能远不如传统的水墨。在收藏的过程中,可能会指向某一个时间段或画家某一点,而对于其历史地位的认知可能也存在着变量。他可能在历史上没有成就,比如说郑板桥,生前的名气并没有现在的名气大,因为他毕竟是个县令出身,一面做官一面画画,体现出文人画的一种品格,但是,在逐渐的发展过程当中,人们不断的认识改变了他的历史地位。扬州八怪也是如此。比如黄宾虹作为20世纪中的一代大家,他在上个世纪的50年代或60年代的很长时间内不为人们所重视,包括像齐白石这样一个木匠出身的画家,只身来到京城,被京城的学院派和京派的很多画家所耻笑,认为他是完全来自乡间的一个民间艺人,和传统文人画格格不入。这一历史地位和现实的认知,是我们判断其收藏价值的一个重要的指标,因为只有我们了解了他所具有的历史价值和现实地位,我们才有可能判断艺术品收藏的价值。

 

  以上这六个方面,是在谈知这个理念时需要考量的。当然,这六个方面彼此之间有相互的关联。在讲了这六个方面之后,一定会有人问,如何获得认知。如何获得认知呢?首先是要有一般性的知识储备,另外,就是要有为了收藏的知识积累。一般性的知识储备,可以通过学院教育,也可以通过自学,通过像今天这样的讲座,也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来获得一般性的知识。关于这个问题,也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着手:

 

  第一,读书以获得知识。我们大量的阅读艺术史、艺术评论,阅读古今中外的很多名著,包括一些指导性的图书。但是,当下要提醒大家的是,现在社会上有各种媒体,有各种图书,其导向性未必都是正确的。书自古就有两种,一种是好书,一种是坏书,一种书读了是有用的,一种书读了是没有用的,甚至是有害的。有些书可能背离了文化的精神,甚而出现知识的错误和思想的误导。所以要提醒大家。通常来说,关于艺术的认知,我们最初的学习还是要通过读书来获得基本知识。多读以求得广博,精读以通向渊深。

 

  第二,研究以获得能力。你喜欢哪一样东西,你就要去研究它;你不研究它,而仅仅是有一些书本的基础知识,那是远远不够的。只有通过研究,有针对性地面对某一艺术品类,某一具体作品,研究它的历史渊源和艺术特点,研究它在同一类型艺术中的历史地位或现实地位,研究它在同一艺术家作品中的前后关系,研究它在同一艺术家中的重要性,只有这样,你才能对这个品类或者这门艺术有进一步的了解,有进一步的把握,才能有依据的下手。

 

  第三,求教以获得博学。古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们在座的各位,你有你的专长,我有我的专长,我们可能在彼此求教的过程当中丰富自己。在座的各位在经营方面远远优于我,如果来谈投资你们比我更内行,可能我只有书本的知识和专业的知识。不耻下问,在收藏的过程中非常重要。艺术品收藏有很多的圈子,几个人一个圈子,相互在一起切磋,就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认知。我们也看到拍卖会上有很多的藏家,三五成群在一起拿个放大镜研究,彼此判断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有没有价值有没有意义等等,这就是求教。艺术品收藏中哪怕是某一个具体的问题,都有非常深奥的学问,其中核心问题的绝大多数都不是书本上的。

 

  第四,实践以验证所学。当我们获得了很多的知识之后,面对着浩如烟海的各类艺术品,如何去收藏,这需要实践。对任何一位藏家来说,都不可能生而知之,一定是学而知之的,一定是在实践中不断增强自己在艺术品收藏方面的知识和经验,一定是在打眼的经验教训中成长起来的。这个知识和经验的实践,有时候是要交学费的,很多收藏家在前期都有这样的经验,花了钱了,花了十万八万买了一张假的,哪怕是花了三五百块买了个假的,都是挺恶心的。买了假的东西,这是很常见的事情,我们看到电视台上有各种鉴宝,王刚举个锤子砸宝说是假的,这就是学费。收藏交学费是正常的,当然,你如果有前面说的获得知识的六个方面,或者现在所说的获得知识的读书、研究、求教、实践四个方面的话,可能会少交一点学费,少走一点弯路。

 

  那么,如何提高认知,在进入到专业方面,我要告诫你们的还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不断学习以丰富知识的积累。因为知识是没有穷尽的,如果你收藏陶器,可能选择新石器时代的陶器,有马家窑等不同的文化类型;如果选择六朝,那六朝和新石器时代之间有什么关系,和后面的隋唐之间又有什么样的关联等等,都需要不断的学习。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器形,不同的纹饰,不同的工艺,其中的学习不能是浅尝辄止。也不能是今天我认识了、有了基本的判断,我就能看清这个问题了,或者说这个问题可能仅仅是到此为止。过一天有可能有了新的考古发现,出现了新的品类或者新的作品的时候,可能完全颠覆了你以前的认知,又给你提出了新的问题。而这个新的问题还需要去不断地学习和研究。

 

  第二个方面是专题研究以提高认知的能力。知识很抽象,但有些又非常具体。专题研究是解决你在专业领域中的一个入门的门槛问题。因为你没有一定的专业研究,进去了以后,你既不知道它的价值和意义,也不知道它的真假,更不知道它未来的结果是如何。所以,专题的研究与认知能力的提高,是彼此联系在一起的。只有不断地进行一些特殊的专题研究,才能不断提高自己的认知能力。

 

  第三个方面,选择专题与挖掘认知的深度。选择专题与挖掘认知的深度是有紧密的关联的,因为如果一件普通的东西,比方说现在收藏里面人数最多的就是集邮,数以百万计、千万或者更多。这个没有什么认识上的深度,很简单,一张邮票,说几万或多少钱,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有些拿来就可以变成硬通货,没有什么认识上的差异。不是说我认识提高了,这张邮票就能够卖高价,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要选择具有一定学术含量的专题,在专业范围内来提高认知的深度,在挖掘认知深度的同时提升文物或艺术品的价值,这也是收藏的一种境界,我下面还会专门来谈这个问题。

 

  知,不管是知识,还是能力,还是实践,以及和知识有关的问题,可以说非常抽象也非常具体。抽象的是,它非常广博,非常复杂,有些只可意会难以言传,有些难以指向某一个品类中的某一个问题。当然,只有我们进入了具体实践过程当中的时候,才有可能把我们在艺术品收藏中的若干问题和我们的知识联系在一起,才能发挥知在具体实践中的意义。

 

  在收藏领域,知的目的是为了行。下面我就讲行,这也是我今天要跟大家讲的重点,可能会有一定的指导性。

 

  行是艺术品收藏的具体实践。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专题,可能是摆在大家面前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许多人有钱,也喜欢收藏,但就是不知道收藏什么。是收藏钱币,还是收藏书画;是收藏油画,还是收藏水墨;是收藏工笔,还是收藏写意;是收藏齐白石,还是收藏吴昌硕等等,这里面有很多的选择,可以说没有穷尽,既有历史的,又有当下的,有中国的,又有外国的,包括今天我们在座的资助中央美院青年学生的作品,都在各自的选择范围之内。为什么选择这种而不选择哪种,没有为什么,只因为喜欢和爱好。那么,我们如何来选择,是每一位收藏家过去曾经遇到的、也是刚进入收藏领域的人首先遇到的一个入门的基本问题。

 

  收藏,通常反映收藏家的身份和收藏类别。你收藏什么,在进入到这个圈子里面之后,人家自然会把你分到那个圈子里面。你收藏书画的,有成就之后,人家自然说他是书画收藏家。因此,他是油画收藏家,他专门收藏当代的,他专门收藏青年艺术家的,都有了一个专业方向的指认。不同的圈子,也表明自己的不同身份。

 

  在这个所谈的专题方面,可以是一个专题终其一生,有人一辈子终其一生就是收藏一类艺术品,那他可能一辈子都收藏中国画,他不玩陶器,也不玩雕塑,再好的雕塑他也不收藏,梵高的画卖的再高,他不喜欢这个,他也不玩这个,他就是喜欢书画。所以,这是终其一生的问题。但是,也可以是几个专题并举,主要看精力,看实力,看可能。我自己也收藏,我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看过我的网站。我的网站中也有我的收藏,我收藏也有好几个专题。我自己有一个私人博物馆,叫油灯博物馆。我收藏了三十年的油灯,但是,我也收藏其它,比方说我收藏陶器,我也收藏一些专题的书画。也就是说,收藏可以以一个专题为主为主,也可以几个专题同时并举,同时收藏,只要你的财力够,你的学问够,你的能力够,你的精力够,你可以几个专题同时收藏,谁也拦不住你。你喜欢什么就收藏什么。关键的问题是自己要把握好,有人说你有雄心壮志,要收藏几个专题,结果囊中羞涩。有人说我很有钱,但是他不知道收藏什么东西,他看到满眼都是好东西,结果家里面收藏的像杂货铺。也有人是看到他喜欢的就收,结果假的一大堆,他没有学问,他没有眼光,他没有能力。当然,玩得好的杂家也是值得尊敬的。如何来选择一个专题的问题,这是我们谈收藏问题时需要面对的。

 

  通常来说,好的或者有意思的专题,应该有丰富的文化信息,有悠久的历史渊源,有多样的艺术审美内容,有独特性和专门性的趣味,有与藏家相关的内在联系。从理论上来说可能就是这么几个方面。某个专题好,也有意思,首先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它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东西。收一块石头,说一破开来里面都是翡翠都是宝石,这个石头里没有文化内涵,没有文化信息。有人收藏砖,砖固然好,它有历史性的价值,秦砖汉瓦,结果它上面既没有文字也没有图案,就是一块素砖而已,它没有文化内涵,没有文化的信息,不太有意思。

 

  选择的专题要有悠久的历史渊源。通常来说,我们收藏一件艺术品,它的历史跨度越长,它的文化信息就越丰富,收藏的趣味和品格也就随之增加,也有更加多样的艺术审美的内容。那收藏书画来说,因为书画的时代、种类、画家等有很多变化,很专业,它的信息很丰富,也有丰富的审美内容。就像我刚才说的石头一样,有很多天然的石头很好,很美,天然去雕饰,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但也有些石头很普通,有可能是基于它的一种经济价值来收藏,它就没有太多的审美内容。选择专题注意它是否具有独特性和审美性的趣味,这点也很重要。当然我们也可以随大流,你也可以去集邮,不管人多人少我都去参与。我也可以收藏书画,到潘家园花个三万两万可以收几百张,因为中国是一个书画批量生产的大国,你收了一堆没有用的垃圾,它没有趣味,如同废纸,不能提升自己的品味。

 

  收藏的专题有没有与藏家相关联的内在联系,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这个内在联系是什么?它跟你有没有关系?是一种什么样的机缘?当然,就收藏论收藏,也可以跟你完全没有关系。你可以从历史和艺术、从各方面去考量,不管它跟我有没有关系。但我想它跟你有关系比和你没有关系更好。我举个简单的例子,今天我们这一批学生的作品展示出来了,在座的也看到了他们的潜力,资助他们了。他们就跟你有了关联,因为这些学生是你资助的,他们的成长跟你们有关联,你收藏他们的作品,反映了你们的判断,那么,它就有了收藏之外的另外的意思。若干年前,我在成都的迎仙桥古玩市场发现了有一个汉代的西王母油灯,我眼前就为之一亮,因为它跟我有关联,不仅是与我的油灯收藏专题有关。因为我80年代写硕士论文就是以东王母和西王母、伏羲和女娲两对主神为对象。它跟我有了这样的关联就有了特别的意思意思。很多事情是有关联的问题。我专门收藏油灯,因此,我请海峡两岸一百多位画家朋友给我画油灯。收藏画油灯的画这个专题只有我有,没有第二个人专事这项收藏,这就表现出了独特性的问题。但更重要的是,这个专题跟我自己有关联,所以,我是比较强调收藏与藏家的关联问题。

 

  对于某一收藏专题的确定,我们是从一而终,还是半途而废。从一而终是一种,还是有数种。比方说我选择收藏油灯,已收了30多年,我没有改变。但不代表我不收藏其它,藏家可以在收藏的过程当中不断调整,所以,我们经常看到有些藏家把自己的收藏卖出去。在我的收藏之中,就有这样的情况,经常会有一些人把他自己收藏的油灯卖给我,因为他的体系性没有我强,也不够专门,对他来说可能并不是很重要,但是,对我来说很重要。比方说辽代的油灯非常少,因为辽代在中国历史上时间非常之短暂,因此辽代的石头雕刻的油灯的存世总数量非常有限。就有一个藏家,一下子卖了我大概十几个个,他也是花了多年时间的积累。说明什么问题,他在调整他的收藏。每个藏家都有可能在收藏的过程中调整收藏的方向。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是在一个多年累积的过程当中逐渐固化。在10年20年以后,他最后决定了是要收藏哪一个专题,然后放弃其他的专题。这种情况也有,但这都不是重要的问题。对于职业的收藏家和业余的收藏家,这里面可能还是有一些区别,我这里更多的是讲一些职业的收藏家,或者终生去从事收藏工作的人。

 

  那么,怎么选择收藏的专题或收藏的方向?可以从四个方面去考量。

 

  第一,从自己的爱好出发。爱好很重要,不管你收藏什么东西,如果你不喜欢、不爱好,可能很难去收藏它。从爱好出发,收藏的对象是自己的爱好,可以说这具有普遍的规律,十个收藏家可能几乎有九个半,一百个藏家,可能有九十九点五的藏家,都是收藏自己喜欢的。藏自己之所好,是据为己有的基本前提。收藏的东西是自己所喜好的是一个基本前提。好则爱,爱则藏,这也是一个基本的规律。

 

  第二,以自己的知识为基础。爱好了不代表就懂。所以,要以自己的知识为前提。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如果没有知识基础而贸然进入,可以说是很难有一个如愿的结果,相反随之带来的苦恼往往是因为与知识的背离而伴随的苦果。这里就遇到了知的问题,以知识为基础来选择自己收藏的专题,也有这样的情况,因为喜好、为了收藏而恶补知识,努力学习充实知识基础。在干中学,比如藏家刘益谦。

 

  第三,以自己的能力为参照。自己的能力是必须面对的问题。审视自己的能力是收藏活动的开始就必须要考虑的。经济能力是基础,个人的行为能力包括获取藏品的可能性,也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经济能力比较好理解,个人能力可能不太好理解,这个个人能力除了个人的经济能力以及前面所谈的知识前提之外,还有一种能力获取藏品的能力,比如你特别喜欢商周的鼎,可是它数量少,基本上都在博物馆里,而墓里面挖出来如果没有合法来源要犯法,那就不可能收藏了。所以,你没有能力获取,或者十几年才得到一件,那很难成为一个专题。如果你喜欢漆器艺术品,而漆器的保存非常困难,它需要国家的一些专业博物馆的设备才能保管,你自己收藏了却没有保管条件,没几天就坏了。所以,这个能力是包括很多方面,最重要的是你获取的可能性,保管的可能性等等,这是多方面的问题。

 

  第四,以能够持之久远的可能为方向。这个方面也包括经济能力和藏品资源,持之久远对一位卓有成就的收藏家来说非常重要。绝大多数收藏家,或是从事收藏的人,很难做到持之久远,几十年如一日把一项东西收藏好。经济上的问题有这样的情况,有个老板他很有钱,看到拍卖行里面哪个贵买哪个,几年买下来以后,公司倒闭了,就收藏不下去了。所以,这个持之久远的综合考量,对一位收藏家来说非常重要。另外,这个持之久远还有一个藏品资源的问题,当你今年在古玩市场或在拍卖会里买了一个比较稀少的南朝的一个陶罐,接下来可能买了3个5个,买了10个20个,再往下的时候突然发现市场上没了,找不到了,或者可能是国家打击盗取文物的力度加大了,或者是地下出土的就是没有了,市场上流通的到这时候也就没有了,那你就无法持之久远。再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与中央美院设计学院合作,今天设计学院是王敏教授当院长,过了几年他或许不做院长了,这在中国或在外国都一样,换了个人就换了个事儿,就没法去合作了,没可能持之久远,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所以,这也是我们在选择专题的时候需要考虑的多方面因素。

 

  从这四个方面来决定收藏所选择的专题,知识提供给大家参考,下面我就谈知与行之间关于收藏需要考量的问题。在知与行之间,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可以想很多问题,关于收藏可以从六个方面来考量收藏的价值、意义、品味、它在收藏界的地位,以及它的未来前景等等。

 

  第一,藏品的稀缺性是其价值的决定性因素之一。每类东西很少,是稀缺的,存世可能是数得出来的那么几件,那它的价值可能就比较高。稀缺性的因素决定价值,决定获取的难度,这是大家可以理解的。材质的稀有,存世的稀少,品类的罕见,都有可能制约你的收藏,决定你收藏的重要性。比如有一个人收藏了很多古物,有较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而这些古物连国家的博物馆里都没有,全部都到了他的手中,那么,它就表现出了独特的价值,因为他收藏了很多稀缺的东西。在这之中有一个基本的规律,大家可以记住,如果喜欢书画的,同一位画家的少见的题材和材质,某一位画家一辈子画过很多题材,比如说齐白石画了很多的虾,他自己说画茨菰不下万幅,它不具有有稀缺性。但不代表齐白石的这类题材的画就没有价值,只是相比那些罕见的题材来讲。齐白石的那幅苍蝇,之所以卖高价,就是因为它没有第二张。如果突然有一天发现了齐白石画在木头上的一张画,并不是画在宣纸上的,它实在是绝无仅有,那它可能就表现出特别的价值或意义。另外,在书画这一领域内,同一位画家最大的或最小的画,都可能会引起特别的注意。比如徐悲鸿画马有若干,一般四尺三开或四尺整纸大小,如果有一个人收了一张八尺大的徐悲鸿的马,对于徐悲鸿作品的收藏来说就有特别的价值。但是,我要提醒你们,这种所谓的最大、最小的,都是目前市场上造假的主要对象,为什么要造这个假,就是因为针对稀缺和罕见的问题。多年前,在上海博物馆举办过一次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作品展,全是台湾一位藏家收藏的丈二尺幅的画。傅抱石于抗战时期在重庆过着生活中最艰苦的时代,他连画画的案子都没有,把一扇小小的门拿下来搁在吃饭的小桌上画画,他不可能画丈二那么大的画,况且抗战时可能连丈二的宣纸都找不着。这一批金刚坡时期的丈二的大画,都是造假集团的作品。客观的规律就是这样,在市场上能够遇到这种超大的,它肯定表现出特别的价值。另一方面,它可能是最小的,某一位画家有一件作品是存世里面最小的一张画,还是拿徐悲鸿说事儿,可能他一生中画了一张最小的马,它可能也有特别的价值。另外,一位画家一生中最早的或者最晚的作品也有特别的意义,比如我们今天发现一张齐白石最早的画,十几岁时临摹画谱的画,也特别有价值。对于外国的艺术家也是如此,现在已知罗丹的《青铜时代》是他最早的代表作,突然发现比它更早的作品,它也有特别的价值,因为它具有刚才我们所谈到的历史性的问题。还有最晚的,去世前一天画的,比方说齐白石去世前一天画了一张画,这是他有生之年的最后一张画,它也有特别的价值。这些都表现出一个稀缺性的问题。收藏的稀缺性一直会导引着收藏家们去搜寻一些特别的作品,同时也成为造假集团所关注的对象。

 

  第二,收藏的难易度是考察其收藏价值的重要指标。如果某一个人收藏有5张宋画,而且这宋画都是真的,大家会认为他了不起,可以说大藏家,因为世上稀缺,民间极少。过去徐悲鸿收藏《八十七神仙卷》,现在徐悲鸿纪念馆,只有他有,博物馆也没有,这就是难易的程度。有的收藏品很难收到,比方说在我的收藏里面,我有新石器时代的陶豆,它油灯的雏形,我有30个,因为它数量少,所以这方面收藏有难度。难度包括年代的久远,藏品的稀少,获取的困难,也包括巨额的付出,常人难以办到。我想这几个方面的难易度可能是一个重要的考量指标,因为年代久远,书画保存不易,现在能找到元代的绘画就非常了不起,突然有宋代的画,就更了不起。在这种难易度的基本考量中,还有个数量的问题。比方说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很有名,世上所传的只有那么几件,这是可能性的问题,这也是重要的一个考量,另外就是获取的困难。这之中包括经济的问题,可能拍卖会里偶尔会出现宋画,喜欢,想要,但动辄以亿为单位的要价,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只能望洋兴叹。

 

  第三个方面,收藏的规模是衡量其成就的主要方面。收藏需要有一定的规模,没有一定的规模,不能称其为完善的收藏。有规模而成体系,有规模而蔚为大观,有规模而能在比较中胜出。规模非常的重要,为什么说收藏工作是一项艰苦的工作,它是需要有耐心的工作,需要终其一生去不断的努力,是要倾家荡产去为之付出的一项事业。因为它要有一定积累而成的规模。如果没有规模,正如独木不成林一样。比如收藏油灯,30个50个搁在家里面,朋友来一看,不错,你这收藏挺好的、挺多的。但你细一想才30个50个,不成其规模,而有了数以千计就有一定的规模。比如收藏青年艺术家的画,当代的、80后的、天南地北的都收,你收藏不过来,因为太多了。而如果你坚持收,积累很大的数量,而且又有很长的时间延续,哪怕只有总数的百分之一二,那也有个数量巨大的规模,也很壮观。从投资的意义上来看,可以等待未来。规模的问题对于绝大多数收藏品类而言是没有底线,没有穷尽。比方说我收藏油灯,现在有很大的规模,汉代的就有100多个,不能说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它没有止境。收藏齐白石,虽然现在市场上还有不少,但是真赝并存。虽然齐白石画过数以万计的画,但分到各个收藏单位、私人手中的时候,多的有北京画院收藏齐白石数以千计,其他有的三五百张,有的一二十张,规模不等,而能够流通的也是有限。如果决定选择收藏齐白石,你要考虑它的难度,首先是现在市场的价位较高,以十万为单位,可能难以成其规模。如果收藏20世纪的中国水墨画,其范围就很宽广,可以以100件为目标,以500件为目标,这里面可能性就比较大,题材越宽,可能性就越大,越容易形成一定的规模。题材越窄,名头越大,收藏的难度就越大,就很难形成一个规模。当然这种专门性的题材,还有一个历史渊源的问题,如果这个题材只有某个时间段有,而且离现在比较久远,那也难以形成一个很大的规模。所以,收藏的规模也是很多藏家必须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第四个方面,收藏的品质是评价其质量的核心内容。收藏为什么强调品质问题,因为如果没有品质,规模再大也没有用。还拿收藏油灯来说,你可以收藏民间的油灯,一两百块钱买一个,一次可以买上百个,不用几年就可达到以千计,但都是常见的,重复的,没有应有的品质,也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以收藏青年艺术家为专题,因为现在的年青画家很多,每年院校里面培养出数以万计的画家,你也可以全部都买了,买个一万张,也不用花太多的钱,但是你没有选择,没有品质,没有藏家应有的智慧,收藏品不是这个专业里面最顶尖的水平。所以这个品质问题的提出,可以这么去想,它是否为同一时代、同一作者、同一材质、同一题材的代表作。同样收藏齐白石,你收藏的都是一般性的,因为只要是画,水平就有高有低,品质就有好有坏,但如果你收藏的这几张很普通,虾米、茨菰多的是,齐白石自己说过不下万幅,你只收藏了其中之一二,而且在同类题材中画得都很一般,那就能说明你的品质。同一位作者,同样的纸质,同样画虾,你如果这幅虾是不是所有虾里面属于上乘的,那就流于一般。如果收藏徐悲鸿的马,也不是画得最好的,也难以为时人所重。这些都是一个基本的考量。品质的问题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历史是否久远?因为这在同一个品类里面很重要,在中国书画领域,时代愈远其价值就愈高,相比较下,眼前的东西其价值就相对要低;艺术是否精良?这也很重要。比方说,你收藏一张达芬奇的画,这在全世界也算很了不起了,结果你这幅达芬奇的画可能画了一张很简单的工程图纸,虽然也算一张画,可是从全局来看却不够精良,它的价值就很难和达芬奇的《乱发的少女》那样绘画性强的作品相比。所以,收藏的品质是我们特别要关注的一个内容。

 

  第五,收藏的文化含量和知识含量可以检验其品质。因为收藏家的收藏各式各样,品种也是五花八门,与之相应的收藏家也是各式人等。在当下有的追求文化,有的重视价值;有的搜求内涵,有的瞻望增值。文化含量和知识含量的考量,可以检验收藏家的品格。当下中国有很多从事收藏的人,并不具有藏家应该具有的一种文化品格,有一些实际上是没有多少文化的人,像河北的冀宝斋的斋主。许多藏家是基于宝的概念,过多的是观望自己的收藏增值的问题,忽视了它的文化内涵,忽视了它的知识含量。所以,收藏无品,收藏家也没有品。收藏无品难成家,收藏无品只能说是物件,藏家无品只能说是艺术品的拥有者,充其量你只是拥有这件东西而已,并不能说明基本的品味问题。收藏的文化含量和知识含量与品格的问题,是收藏的一种境界。

 

  第六,藏品来源以及与藏品的关系可以审视其趣味。藏品来源可能是多方面,可能是从民间收过来的,可能是拍卖会买来的,可能是画家赠与的,也有可能是祖上遗传下来的。为什么我们在讲考量收藏的时候最后要谈这个来源的问题,因为来源也非常的重要。比如同样有一张齐白石的画,是常规的从拍卖会上买来的,之前跟藏家没有什么关联,但若是祖上遗传下来的,是画给他爷爷的,而且齐白石跟他爷爷有过某种特别的关联,或者他爷爷过去资助过齐白石,或者齐白石住过他家,或者齐白石到他家吃过饭,饭后画了一张画等等,这些丰富的来源信息可能会决定这件藏品的知识含量问题。文化含量和知识含量会检验藏品的品格,而来源往往会增加藏品的收藏趣味。一件有着复杂的流传关系,有着与之相关的动人的故事,将为藏品带来特别的趣味,如元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甚至因为分处海峡两岸而获得了当代政治上的特别的地位。收藏中的流传有序,不仅是鉴定上的一种依据,更重要的还为这幅画附件了许多藏家的内容,而有关的题跋更是丰富了藏品的信息。

 

  综述以上六个方面,实际上是综合了艺术品收藏的知与行的结果需要考量的六个方面。如果把收藏家做一个简单的定义,真正的收藏家应该是物欲的满足与精神的充盈两者完美结合的人。真正的藏家应该是这样,既拥有了这件藏品,但又因为拥有而感到精神上很充盈,因为不仅喜欢它,还研究它,视它为生命。历史上很多藏家是把自己拥有的艺术品作为生命的。众所周知的分藏于两岸的《富春山居图》,因为有着被焚烧的经历,形成了海峡两岸各有一段的局面,其故事所这幅画在明朝末年传到收藏家吴洪裕手中,他极为喜爱此画,甚至在临死前下令将此画焚烧殉葬,后来被吴洪裕的侄子从火中抢救出。类似的故事,在中国历史上还有很多。可是,国外的一些藏家往往是把收藏捐给国家成为博物馆的珍藏,成为后人永久的怀想。

 

  物欲的满足与精神的充盈,如果两者不能完美结合的话,就不是真正的藏家。真正的收藏家应该是对藏品有深入研究的研究者,他是藏品的持有人和保护者,更是藏品的研究专家,还是藏品以及相关文化的推广人。推广这点也是非常的重要。我反复讲到对藏品的研究问题,就是因为当下很多的土豪,他们实际上是拥有,以据为己有为目的,他并没有真正去喜欢,没有真正在收藏的艺术品上下工夫去研究它。没有研究的喜爱也是浅层次的,表面的。真正的收藏家还应该是艺术史研究的贡献者,我们知道很多的收藏家,他对艺术史研究有着重要的贡献。如著名的美籍华人收藏家王己千先生,他的藏品一部分捐给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他的收藏、他的研究、他的眼力、他的判断,对中国绘画史都有所贡献。美国的一些前辈的艺术史家都是藏家,我的收藏经历也是受到他们的启发,因为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初期我从事艺术史研究的时候,深感到要看到艺术品的真迹非常困难,所以希望学习美国人那样,从自己的藏品研究开始。因为美国的一些美术史家往往是从研究自己的藏品开始自己的美术史研究的历程。因此,对于美术史家来说,收藏相关的艺术作品对于延展自己的学术生命或者扩大自己的学术领域是非常重要的,而一般的收藏家如果将自己的收藏作为对象而努力下而功夫的话,他也可能成为某一方面的美术史家。真正的收藏家还应该是保护人类文化的奉献者,因为收藏不仅是据为己有,更重要的是一种文化的保护。比如说油灯收藏,有人经常问我,你为什么收藏油灯。因为油灯是与中国文化联系最为紧密的一个物件,古往今来无数的文人在油灯下成就了他们的诗篇,成全了他们的文化成果;古往今来在油灯上有无数的工艺和无数的创造。所以,收藏是收藏一种文化,收藏也是保护一种文化,使之不为后人遗忘,收藏是一种民族文化记忆的保护,也是激发更多的后人通过它来了解先人的创造。作为一种保护,收藏者有责任精心呵护自己的藏品,不能让它们受到损坏。

 

  基于上面所谈的有关收藏的知与行的这些问题,最后回到前面,通过一个个案:当下最红火的两位收藏家,来谈收藏方向的选择问题。这两位收藏家大家可能都耳熟,是一对夫妻。一位是刘益谦,买《功甫帖》的,买鸡缸杯的,最近又买唐卡的;他的夫人王薇,专事收藏20世纪中期主题美术创作,俗称红色经典。这两位藏家同吃一锅饭,但收藏的方向却截然不同,这就是因人而异。他们的收藏表现出了不同的品味,客观来说,两位藏家都不是与各自收藏内容相关的专家,也不是显赫的文化人,可以说读书并不多,但是他们之所以在当下收藏界有如此之大名,首先是各自收藏的规模和体系,而刘益谦近年一直数以亿为单位的投入,且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时掀起波澜。加之在黄浦江两岸为收藏而建立的龙美术馆,让世人刮目相看。我历来在他们俩人之间不断赞扬王薇而批评刘益谦。刘益谦最近又变成了坊间流传的任性哥。那么,就收藏而言,理性和任性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刘益谦是在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方向,尽管还在中国古代这个大的范围之内,可是其导向是专门收贵的,好像是哪样东西稀少而价格高昂,他就收哪样,有点东一榔头西一棒的味道。但是,王薇是持续多年一直收藏关于延安以来的革命题材的绘画和雕塑,在这个专题范围内,可以说全世界没有一位收藏家能够与王薇相比。可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就刘益谦收藏的那些中国古代艺术品,能跟他比的人有很多。这就是智慧,所以,我讲收藏品类的选择是需要高度的智慧,这不是一个完全关乎金钱的问题。

 

  关于收藏的品味,可能比较抽象,它完全取决于藏家,所谓的高低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判断,还需要有一个基本的眼光。20世纪初的荷兰有一位收藏家科勒姆勒夫人,我们在座的可能不是很清楚,但是,大家都知道梵高,这位库勒穆勒夫人是世界除了梵高家族之外收藏梵高第二多的藏家。她喜欢艺术,她的丈夫是当年荷兰船运公司的大老板,富可敌国。她丈夫生前经常到离阿姆斯特丹大约两个小时车程的一国家公园打猎,科勒姆勒夫人在她丈夫所到之处或者休息的地方安放她收藏的雕塑,这就成全了现在全欧洲最大的城市雕塑公园。最重要的是这位夫人了不起的地方就是在梵高并不为人所知、不为人认识的时候,她把目光投向了梵高。她是目前世界上除了梵高家属捐赠给荷兰国家所建的梵高博物馆之外,世界第二大收藏梵高作品的人,她把这些收藏同样捐给了国家,荷兰政府为她在其丈夫生前打猎的国家公园建了一座科勒穆勒博物馆,这家博物馆收藏梵高的数量仅次于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以此而闻名于世。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这就是我前面谈到的,在我们决定收藏品类的时候可以随大流,库勒穆勒夫人生前也可以像很多人那样去收藏印象派或其他热门的类型,可能现在也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可是,她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收藏一个饱受争议甚至精神都不太健全的一位画家的作品,在今天看来,这就是任性。在无数的、过往的收藏家的经验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古今中外很多的收藏家曾经有过的例子,可以说成功的是少数,不成功的是多数。我也曾经说过,你可以收藏青年艺术家,收藏青年艺术家投资少、风险小,但未来的可能性你完全无法预料,没准这里面会出现李可染或梵高,也有可能全是未来被历史遗忘的人。所以,需要我们有像科勒穆勒夫人那样的眼光和品位。你要看准了。你怎么能看得准?就是需要知,就是我谈到的知的若干方面。科勒穆勒夫人非常好的把握了上个世纪初西方艺术发展的一个流变过程:当印象派出现之后,西方艺术的未来发展,很有可能出现一个以新换旧的代表性人物,因此,她选择了梵高。当然历史上这种机遇和可能性并不是随时都有。可以说,无数的人在选择的过程当中最后并没有如愿。拿我们自己来说,我们都经历上个世纪50年代之后中国经济的困难时期以及艺术市场的空白时期,到了80年代初期的时候,中国艺术市场才是刚刚破土而出的萌芽,现在数以千万计的这些高价的画家作品在当时也就几百块人民币。可是,80年代初已经有一代富豪完成了第一桶金的累积过程,他们却忽视了艺术市场,忽视了艺术,忽视了收藏,如果当时他们拿钱投入艺术收藏的的话,那将是一个难以衡量的巨大的财富。最初先富起来的人,先是盖房子、装修,然后有一些不明倾向的收藏,包括收藏金器、金条、翡翠、玉石等等。这就是在知与行之间需要考量品味的问题,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对这艺术品收藏感兴趣,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能力把握与之相关的身边的各种与艺术相关的内容。因此,在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当中,我们看到很多的机遇从自己的身边匆匆溜过,我们也看到无数的机遇等待我们去选择,等待我们去判断。所以,在知与行之间我们如何紧密的用自己的知识来把握现实,用自己的知识来瞻望与自己相关的未来,这是每一个人都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当然,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收藏是一个极费金钱的一个行当、一项事业。如果我们用智慧去化解经济的问题,有些问题还是可以迎刃而解。我为什么反复讲我的例子,不是宣扬我个人,我是希望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们其中的可能性。当时为什么选择油灯,除了文化上的考虑之外,更重要的考虑是可能性,因为就我的能力、我的喜好,我并不是唯一有可能选择在油灯上。但是,在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初期,所有收藏品类中花钱最少的可能就是油灯。这之中我如果有能力也可以买官窑的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只能作罢。现在一件官窑的灯,如果有的话,出来也要卖上亿。即使回到80年代,当时也是非常高的价格。所以,我当时的收藏只能局限在民间的油灯范围内。近十年来,对于民间的油灯,我基本上不太关注了,走向远古,从新石器、秦汉到唐宋。我收藏远古的,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方向和过程,随时把握住机遇。所以说收藏的问题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每一位藏家都有不同的基于自己个人情况的不同的选择。每一位藏家的经验对于大家可能有参考的内容,可能完全无法参照。比所说,大藏家刘益谦告诉你关于他的收藏经验,你想学,想照方抓药,可是,你不像他那么有钱。王薇告诉你有关她的收藏体会,你想学,也想收藏革命题材,可是,你已经没有了机会;即使拍卖会上出现了重要的作品,你也抢不过她。

 

  所以,收藏的经验能够与大家分享的,有些是可以借鉴的,有些可能是无法模仿的。如何在收藏的具体实践过程当中,把收藏作为自己的喜好,作为自己终生的努力,如果是这样,成与不成,自己的人生都是幸福的和美好的。这之中成功的人是少数,即使不成功,也谈不上失败。我认为在收藏的道路上即使失败了,它也能丰富自己的人生,比在其他各行各业中失败的人可能要幸福一点。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把自己的能力和自己的爱好以及自己的兴趣结合在一起,投向艺术,关注艺术,支持艺术的发展。当代中国艺术和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有很多泡沫,我们的拍卖市场是全世界最活跃的,成交往往也是破纪录的,但当代中国还是个缺少艺术、缺少文化的国家,尽管我们是有五六千年文化传统的国家。有如此之说,是基于多方面的考察,我们的艺术,我们的博物馆,就很难和西方的一些发达国家相比。

 

  最后,我希望我们在座的各位如果将来能够成为著名收藏家的时候,可以在自己生命的末年,把自己的藏品像西方很多藏家一样捐献给国家。西方国家之所以有巨大的博物馆收藏,是因为有无数的藏家捐赠。但是,我们中国没有这个传统,中国是传子孙而不捐国家。罗丹去世之后把他所有的作品和收藏捐献给国家,科勒穆勒夫人把自己的收藏悉数捐献给国家,建立了现在的科勒穆勒博物馆。这种例子非常多,从世界第一座博物馆牛津博物馆开始,就是由藏家捐赠的。自己的收藏虽然归一己所有,但是,要想到与大家共享的问题,只有与公众分享才能显现收藏的意义,这也是收藏的一种境界。如果收藏只为自己不为公众,不为大家的话,我想他的品格不会高尚。因此,我也希望有成就的藏家,将来应该把自己的藏品贡献给社会,让社会中的全体公民去共享你收藏的成果和收藏的乐趣,以及收藏的过程。收藏的过程是非常美好的,收藏的过程也是值得回味的,每一位有成就的收藏家都会把自己丰富的收藏经历传诸后人,每一个收藏家的收藏经历也都是后人效仿的或者学习的榜样,或者是闲谈的一个重要对象。正如科勒穆勒夫人所写的著作一样,当我们今天看到她的那些收藏经历的时候,我们确实崇敬这样一位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富商夫人,因为她为世界人类文明的累积,为我们所做出的榜样,不仅是荷兰人、欧洲人,中国人同样会感受到她独特的魅力。

 

(文字整理/沐一韩;陈履生审定)

 

 

相关学术

【新闻】宝甄网“艺术私人服务”撼动文化投资领域

近几年来,金融资本大量涌入文化产业领域进行投资,全国各地文化艺术品交易平台也应运而生,属于艺术品平台交易市场的时代已然到来。继2014年12月8日成功举办“单行不单——青年艺术家邀请展暨宝甄网启动仪式”之后,2015年1月18日,宝甄网迎潮而上,打造以“邂逅”为主题的企业家与艺术家互动沙龙。

【新闻】“单行不单”,艺术的时代之音

12月8日,中央美术学院迎来了一场“企业家走近艺术家”的展览盛会。上午10点,由宝甄文化携手中央美术学院共同举办,首次为企业家策划、定向扶持青年艺术家群体的全新艺术体验之旅——“单行不单”青年艺术家邀请展在中央美院设计学院隆重开幕。

100%真品专业包装 转售转售说明 安装说明 权威认证 退货说明
 

欢迎订阅宝甄发布

获取第一手艺术资讯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

活动细节早知道

欢迎下载宝甄App

收藏宝甄 尽在宝甄App

中央美术学院 清华美术学院 中国美术学院 四川美术学院 鲁迅美术学院 湖北美术学院 广州美术学院 天津美术学院 西安美术学院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1020号 北京宝甄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52233号